玉田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张向午写<人生难得老来福 >(上)
张向午写<人生难得老来福 >(上)
多彩人生  加入时间:2008/6/9 11:03:56  本站原创  点击:1947
张向午写<人生难得老来福 >(上)   


    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我今年已逾古稀了,虽然在1993年得了胃癌,
做了胃切除手术,被判“死缓”,但已超过十四年缓刑期,仍然活着,并且身体越
来越健康,看样子再活十年也不成问题,什么原因呢?我觉得是家庭的温馨、和睦
所致。有了温馨的家庭,对于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可以在不逾矩的前提下,做随
心所欲的事情。没有忧伤,没有烦恼,乐何如之 。按我的体会,一个无忧无虑、
和谐美满的家庭,不一定是子女们创建,年轻人都有工作,大多数是自立门户,除
了假日,是很少有与老人相聚的时间,所以创建幸福家庭的主角自然是老夫老妻了。
在老两口之间,老妻的分量尤其重要。我本身有深刻的感受和体会。
    我是结过三次婚的人,第一次结婚是我十七岁那年,由舅父和母亲为我包办的
一桩婚姻,媳妇坐到我家炕头上我还不认识。虽然也育儿生女了,但却不懂什么是
爱情。我是搞文学创作的,所以我写不了爱情作品,有时也写点男女之间恋爱的情
节,那只是道听途说的,并非亲身感受,所以写的也不细腻,更不感人。我跟第一
个老伴糊里糊涂的生活了几十年,直到她去世,也没感受到爱的味道。我第二个老
伴是由朋友介绍促成的,她是经过两次离婚了。由于彼此都不了解,情趣爱好又都
不一样,性格也各异,结婚后常常吵嘴,严重时竟谩骂摔家具,生活不能平静,在
不能维持的情况下,经过法律裁决离婚了。在与第二个老伴的暂短生活相处之际,
更没体会到爱的情感。
    人在古稀之年过独身生活,不仅寂寞、孤独,还有一种无所事事的苦恼,孩子
们都不在跟前,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时又产生找个老伴的希望,有前车之鉴,
再找配偶却是慎重的事了。有一天儿媳妇对我讲,有一位物业收费的人要给我介绍
一位伴侣,这位物业收费员几次到家里收费,只见我一人,没有其他人,她见我的
条件可以,又了解一下邻居,就跟女方商量,让我们见见面,认识一下。见面的日
子定了,我的心却忐忑不安起来,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在1993年做过胃癌切除手术,
虽然已过十年了,但毕竟是恶性肿瘤,用取笑的话说是判处“死缓”,容易使人忌
讳。其次我又是老年离婚者,更容易让人讨厌。不管怎么说,要寻配偶,就得见面。
这天介绍人带我去女方家,女的名叫李芷琴,比我小十岁, 是在赤峰市农业生产资
料公司工会主席的岗位上退下来的,有中专学历,她老伴刚过世半年,这个条件就比
我前两个配偶条件好,就看人品了。当我走进女方的屋门,站在门侧迎候我的李芷琴,
竟使我惊异。她一身素装,约一米六十多的个头,胖瘦适中。一头黑发在脑后绾了个
发髻,她端正的五官上挂着好客的微笑,微黄的面颊上连个皱纹都没有,六十岁出头
的人了,竟象不惑之年。这就是我惊异之处。对我来说,与前两个农民和工人配偶来
比,这位李女士的条件算是一流的了。不管女方咋想,从今天开始,我是要穷追不舍
了,直到女方讨厌我,不理我为止。介绍人为双方作过介绍后,女方把早已沏好的香
茶为我倒了一杯。我把我带来最新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大漠神鹰》作为见面礼送给
女方,当着介绍人和女方儿媳的面,我和李芷琴不便谈家庭情况,只简单谈了一些与
婚姻无关的事。因这次见面主要是确定第一印象好坏,是否还有第二次会面。见面约
半个小时结束了,介绍人打的把我送回家,这位介绍人就是李芷琴儿媳妇的二姐。她
问我对女方的印象咋样,我说不错,正是我所希望的那种条件,就是不知脾气秉性咋
样,介绍人说,性格是满好的,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一结婚就当两个孩子的继母,性
格不好能行吗。我一听越发觉得李芷琴是我必求之人了。但还得问问女方是什么态度。
                                                      (未完待续)
         张向午写<人生难得老来福 >(下)
    第二天介绍人告诉我,说女方对我没什么反感之处。这就使我心中有了底数。于
是我铺开宣纸,调好墨汁,选了秦观的“鹊桥仙”词,用行草写在纸上,盖上我的印
章,第三天去她家,把条幅作为第二次的见面礼送给她。她对草书不熟稔,读不成句,
于是我便用楷书把词句翻译出来,并为她讲解词意。她心领神悟地接受了,随之我们
便进入正题,各自介绍了家庭情况以及个人简历,她对我的文学作品和书法都很欣赏,
流露出有练习毛笔字愿望,我当即答应辅导她写字,次日去便为她带去颜真卿的楷书
字帖和毛笔、墨盒,当即为她作了写横、撇、竖、捺、点、提、折等的运笔试范。
    她第一次开始写毛笔字,给孤寂生活增添了新的乐趣。也对我增加了好感。我们在
相外之际,通过朋友,把彼此的个性以及人际关系又作了充分的了解。如她对我的癌
症情况和离婚的原尾都作了透彻的了解,打消了顾虑,从此我们的交往更紧密了,除
有特殊事情以外,每天都要见一面,见不着就有一种心事悬悬之感,大概这就是爱的
吸引力吧。头一段时间是我每天下午到她家去,后段时间她每天下午到我家来。她第
一次到我家时,,见我的书房很乱,书很多,只有两个书厨,书装不下,都乱堆着,
她立即决定出资为我订做书厨,把我原有的两个书橱也改装了,把我的书房摆得很满,
另外她还为我的书房添置了轴画缸。她知道我热爱京剧,可我的京胡坏了不能用,她
又为我买了新京胡。从此她到我家,我们俩就往书房一呆,或看书,或写字,或听我
拉一曲京剧曲谱,每次都愉快地度过一个下午。
     经过近一年的相处,也正好过了李芷琴丈夫逝世一周年,我们就登记结婚了。两
家的孩子和亲属到一起为我俩庆贺一番。
    据说“头房臭,二房香,三房做 娘娘”,可我的头房老伴跟我生活逾四十年,
虽然她是文盲,我们之间也没共同语言,但我并没感觉她臭,生活一直很平静,与第
二房妻子因性格各异,爱好不同,也没共同语言,经常吵吵闹闹,所以也没感到香;
而李芷琴我们俩是情意相投,志同道合。我喜好书法,她则拜我为师跟我学写字,我
搞文学创作,她当我的第一读者,读后给我提修改意见。我喜好京剧,她除了为我买
京胡,还给我买京剧各个流派的光盘。她经常看保健之类的刊物、报纸,对保健很重
视,什么病吃什么药,什么时候吃什么补品,她基本上成了我的保健医生。
    我和李芷琴结婚五年了,每天生活都形成规律。早起一起锻炼,晚饭后一起散步。
每天三顿饭都共同制定菜谱。家务各有分工,但互相都主动去做,不管谁的亲戚朋友来
家,都热情招待,没有丝毫冷淡。对两家的孩子都亲如嫡生,因此孩子们经常走动,没
有丝毫隔阂。就这样,我们俩的生活虽然平淡,但却甜蜜、舒适、幸福、愉快,五年间
从未发生口角,商商量量、和和睦睦地过日子,如果不是冷热驱使,到时换衣服,都忘
了春夏秋冬。
    我比李芷琴大十岁,我对她说:“按自然法则我得先死,我死之后,你怎么办?有
合适的可以再找一个,不然一个人感到孤单”。她说:“你死我活着还有啥意思,一块
死算了。”我笑了,我说:“咱们谁也不能死,要相依为命好好活着,现在社会安定,
生活又比较富裕,无忧无虑,医疗保健的条件又好,只要不发生突然灾祸,且死不了呢”。
她也笑了,笑声里孕含着幸福的自信。
    我在做胃癌切除手术后,过了三年,经过“死缓”期,很多朋友都对我说,你大难不
死,必有后福。我胃癌手术切除已超过十四年,据医生说是根治好了,不会危及生命了,
我很受安慰,这就是福份了,再加上与李芷琴结合,组成和谐、美满的家庭,又充实了幸
福,这就是我的后福。愿我与李芷琴的幸福绵长!

    注:张向午简介:
   张向午   笔  名: 相武   性  别: 男

    出生年月: 1931   民  族: 汉族

    内蒙古赤峰人。1951年毕业于热河省立第一中学师范班。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
历任小学教师,翁牛特旗文化馆馆长,赤峰市文化局政工组组长,赤峰市文联秘书长、
副主席、督导员,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二级。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红花》、《戎马传》,中篇小说集《秋月扬辉》,短篇小说集《魂
系故土》等。2002年2月分别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和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两部历史题
材的长篇小说《血沃北疆》和《大漠神鹰》等300万字。 长篇小说《大漠风云》获1982年
内蒙古自治区萨日纳二等奖。

上一条:人生第一课 赵 玲
下一条:柴春泽在侯隽向赤峰学院捐书仪式上发言

 打印本页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柴春泽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