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青小说 《净土》
 
知青岁月  加入时间:2013/8/18 21:42:13     点击:1117

知青小说《净土》:

 

女知青为何被蹂躏?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马亭瑶

 

核心提示:一团五营教导员姓刘名满屯。因长着一副五短身材,胸口和手臂上布满了粗黑的毛,加之又好吃好色,知青们私下管他叫“大狗熊”。自从到兵团以后,面对一群青春可人的妙龄姑娘,他终于按捺不住体内那股原始欲望的冲动,兔子吃起窝边草来了。据说前一阵子被他送出去的那几个上学,进厂的姑娘,都曾被“大狗熊”一一蹂躏过。

本文摘自:《净土》,作者:马亭瑶,出版:现代出版社

作者马亭瑶简介:

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于苏州。1987年被苏州市职称评审委员会评为中级编剧。作品曾多次在全国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其创作的众多剧本,也屡获省、市文艺汇演优秀创作奖。现为苏州市某区机关公务员。

文章简介:

“净土”是什么?“净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史传承下来的精神力量,“净土”也是人们心中的真、善、美。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小说中的几位人物凭着他们心中的这方“净土”,度过了其人生最为艰苦的岁月。也正是因为他们心怀这方“净土”,即便是唾手可得的美女就在身边,仍能坚持不越雷池一步。凭着这方“净土”,人与人之间始终保持着最纯真的感情。

而今,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及工业的发达,渐渐地,人们似乎淡忘了这方净土。于是,物欲横流,社会公德,生态环境均收到了严重挑衅。

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精神与生态两个层面的“净土”尤其重要。为此,作者以辛辣的笔调鞭笞了生活中的假、恶、丑,赞美了真、善、美。同时,更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呼吁人们:为了美好的明天,大家都来固守中华民族的这方“净土”吧!

刚才参谋长的一番话,上官秋几乎眼泪都快夺眶而出了。但好强的她硬是忍住了。只是她的下嘴唇上,咬出了几个殷红的牙印。

一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女演员班中,要说漂亮,当数上官秋和成天美为最。天美是海城知青,一米六八的身高,苗条又不失丰满;配上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一对凤眼时不时地对你一颦一笑;妩媚中含着几分妖娆。她长得丰胸细腰,一条长及腰际的粗黑长辫更衬托出她的婀娜身姿来。男班那帮臭小子们私下评论天美和上官说;她们一个是古典美,一个是现代美。俩人的性格也截然不同;一个张扬,一个矜持。一个像牡丹怒放,一个似幽兰芬芳,一个让人一目了然;一个使你回味无穷。

在女班,天美是最爱刻意打扮的,她每天在镜子前花费的时间也最长。只要那天天美穿上了件新衣服,她都会借故在团部服务社那条不足百米的大道上走上几个来回,为的就是向人们展示她那看不尽的美丽。为此,男班的臭小子们私下里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大美''

二十五连男排营房东头是飞机场。所谓的飞机场,并非混凝土所建,而是黄土夯平了的,宽约五十米,长不过数百米的土场子。场子一头还象模象样地垒了个半圆形的土机窝。机场里平时没有飞机,每年棉花治虫的时候,兵团才不知从那请来两架蜻蜓似的小飞机来此喷洒农药。每年飞机光临,都会赢得兵团战士们的一片欢呼。当然,看希罕,凑热闹的大有人在;但更重要的是;飞机一来,当年的蚊子就会少了许多。

黄海之滨,一望无际的滩涂湿地乃蚊虫的王国。每到夏天,屋内闷热难熬;人在室外乘凉,随手一巴掌拍在腿上,都能捻出几只死蚊子来。所以,就连平时最爱美的姑娘,一到夏晚也不敢穿裙子。只能将两条美腿包裹在厚实的长裤之中。当然,二十五连女战士中也不乏勇敢者。大美即是一个。

每天清晨,全连出操,男排的臭小子们都不住地向大美偷窥。大美在跑动中,那条垂至腰际的长辫在她丰满翘挺的臀部形成了一道极富魅力的弧线。她胸前那两坨丰硕高耸的肌肉,随着步伐在上下颤动;煽旺了男排那帮每天在原始欲望中煎熬的异性们,心中熊熊的欲火。大美身上绽放出的无限风情,惹得一向目不邪视的老连长也一个劲地咽着口水,竟几番喊错了口令。

那天晚上,宣传队在飞机场排练《洗衣歌》;别的姑娘都穿着练功裤以防蚊虫的叮咬。唯独大美特地换了条鲜艳夺目的人造棉碎花长裙;一阵海风吹来,将她的裙摆高高吹起;顿时,大美的两条修长浑圆,雪白柔滑的玉腿即暴露无遗,那高突的三角地带使在场的男性都目瞪口呆,激动不已。

第二天傍晚,大伙收工回来;马涛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腥臭味。几个人分头搜寻,结果发现臭源就在大海床下。这小子昨晚跑马了;换下的内裤泡在水里都一整天了;加上夏天温度高,早臭透了。大海,你小子老实坦白,昨晚都干啥了?器乐班班长刘乐天是最爱逗乐的了,这下逮住了大海的罪证,岂肯轻饶他。我,我没干啥。乐天你松手!哎呀!大海的一只耳朵被他拎着,痛得喊了起来。松手可以,你老实说,要不咱们就屁股夯地了。”“别,别夯,我坦白,我坦白。”“那就快说,别支支吾吾地。”“韩铁也笑着说道。

其实也没啥,我就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梦,什么梦?”“美梦。大海说到此,浑身又来劲了。我梦见大美穿着一条花裙子,那两条美腿呀!又白,又滑,又嫩,凉丝丝地贴着我;那感觉,唉!别提有多美了。我俩就这么贴着贴着,我就那个了……”“哎呀!到底怎么啦?你快说呀!这帮臭小子们急迫地问道。贴着,贴着我就跑马了。”“唉!真没出息,这革命还没进行到底呢,这小子就蔫了。”“哎,这能怪我吗?这么好的梦,我还真舍不得醒呢;可它要醒,我又有啥法子?”“你小子准是白天净想大美了,要不咋就你一个人做这梦呢?我们咋就做不着呢?”“那是你小子没福气。大海洋洋得意地反击道。好了,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谁也不许外说!大海,你小子快把这臭东西拿去洗洗。马涛又恢复了队长的口气厉声说道。他担心事情扩大又招来没完没了的批判。

一团五营教导员姓刘名满屯。因长着一副五短身材,胸口和手臂上布满了粗黑的毛,加之又好吃好色,知青们私下管他叫大狗熊大狗熊是东北那旮旯人,早年曾上山当过胡子。据说也打过小日本。后来不知怎么地参加了解放军四野部队。这小子,打仗舍得玩命,倒也屡立战功。自从到兵团以后,面对一群青春可人的妙龄姑娘,他终于按捺不住体内那股原始欲望的冲动,兔子吃起窝边草来了。据说前一阵子被他送出去的那几个上学,进厂的姑娘,都曾被大狗熊一一蹂躏过。

他让营部书记员到二十五连跑了好几趟;今晚,终于约来了看一眼都会令他心跳加速的宣传队花中之王--上官秋。尽管室外寒风凛冽,室内却炉火通红,温暖如春。上官秋一进门,大狗熊即一反常态地为她挂好了棉大衣,又殷勤地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蜂蜜水。来,上官姑娘,趁热喝杯蜂蜜水;你还别说,咱团部果园的洋槐蜜还真不错;来,喝一口。”“嗯。上官秋嗯了一声,就端着杯子低头不语了。

刘满屯见状也不再劝。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想和你谈谈;作为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如何与自己的资产阶级家庭划清界线的问题。上官秋仍然不语。听说你们家还有着复杂的海外关系,这就更要提高革命觉悟了。一个人的出生是没法选择的,但是走什么路?怎么走?无产阶级的立场坚定不坚定?这是完全可以选择的。你是我们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里的主要演员;选择什么样的立场?走什么样的路就显得尤其重要了。”“嗯。上官秋还是嗯了一声,她抬头看了下教导员,感觉他今天的话还是有一定水平的。你呢!不仅舞跳得好,人也长的不错。唉!只可惜……”

可惜什么?刘满屯没往下讲,他两眼闪着光,贪婪地盯着上官秋。上官秋白皙的鹅蛋脸上腾起了两片绯色的云彩,笔挺的俏鼻下,丰满红润的双唇吐纳出阵阵幽香。刘满屯觉着自己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他顿时感到口干舌燥起来。

哎,你喝呀!看都凉了,我给你重冲一杯。”“不用了,教导员,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上官秋知道,此时马涛一定还在焦急地等待着她回去呢。不行!我们的谈心活动还没结束,你不能走!刘满屯以命令式的口气强调说。其实,他也早知道上官秋在和马涛在谈恋爱;为此,他内心早对马涛心存芥蒂了。

自从团部宣传队下放到五营之后,教导员刘满屯对其是关心有加。经常来串门,那是惯例。特别是思想作风方面,他尤为重视。(这也属他代管的工作之一。)他责成宣传队所在连队,二十五连指导员翟文斌,对宣传队要严之又严,特别是在生活作风上,决不能出现任何问题,以免到时无法向团首长交代。

翟指导员在教导员的授意之下,马上雷厉风行,不折不扣地执行起来;只要是宣传队晚上没有演出和排练任务,他一准组织学习或大批判会议。宣传队的生活作风问题,他更是抓得有声有色。旁的不说,就连女演员班的姑娘穿几件时尚服装,他都要上纲上线,斗私批修。搞得这帮爱美的姑娘连休假日都穿着黄军装,将那凹凸有致,青春性感的身材,严严实实地封固起来。她们与生俱有的爱美之心被彻底地打压和扭曲。

天美对此意见最大,失去了充分展示她魅力的机会,她心态不平在所难免。可早上出操,那帮臭小子们再也看不到大美的性感风姿了,都显得懊丧之极。青春的萌动,人性的呐喊,一切都被偏激的政治观念囚禁在无形的牢笼之中了。

 

上一条:回忆下乡岁月(三) 李艺
下一条:我上山下乡的难忘岁月

 打印本页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柴春泽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