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西拉沐沦神 (袁凯军)
 
作品欣赏  加入时间:2014/1/13 22:29:04     点击:982
西拉沐沦神

 
在北方  有一条养大蒙古部落喝醉了酒踉踉跄跄找不到家的河
 
滔滔成韵
 
牛角号吹一年四季更换颜色的西拉沐沦呵
 
——在——北——方

这里住着地地道道的蒙古人
 
 
没完没了喝茶然后说一两句粗话然后开怀大笑的蒙古人
 
浑身河卵石一样拥挤的腱子肉
 
储满他们自己暖暖的阳光
 
成吉思汗优秀的小白马在长满白胡子的老人那里跑来跑去
 
让那些做蒙古靴的女人捡蘑菇的孩子回不了家
 
 
遒劲之弓鸣鸣  告诉人们
 
马头琴是一支长调牧歌变成得
 
太阳从河首走到河尾唱不知名的牧歌终于疲倦了
 
尾音溅湿了部落溅湿了星星溅湿了醉马草的芳香

 
篝火。酒。野风。
 
使西拉沐沦的黄昏猛然粗犷
 
全羊烤出油了奶茶溢出锅了马奶酒诱惑嗅觉了
 
牛粪火把远古烧的滚烫滚烫
 
河浪不歇犹如铁木真八十面军鼓在响
 
女人用肩膀把安黛舞跳成雄性的抖动
 
颤音全部凝固在活跃的乳峰之上
 
 
点燃生活的汉子用酒灭火
 
把北方之月拴在驼峰上照明
 
蒙文版的夜晚一支长笛浑浑厚厚地把草原吹成很多颜色
 
让阳刚之气沿着视线一寸一寸地生长

太重  太浓  太柔滑的西拉沐沦
 
该去形容乡情以及生活在这里的炊烟  和
 
那太近似于油画太近似于定格太近似于古铜色的狂欢吗
 
因为  永永远远西拉沐沦之神不死
 
 
上一条:蒙古人(飞沙走石)
下一条:属马的草原 (袁凯军)

 打印本页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柴春泽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