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重回第二故乡小住实际体验农民生活 (二)
 
心系第二故乡  加入时间:2014/10/8 12:41:43     点击:1037

        重回第二故乡小住实际体验农民生活 (二)

 

                      和乡亲们交谈让我对农村有了更多了解

                                        

                                         李继明

 

     我在姜玉刚家和几位乡亲吃过中午饭,大家暂时散去。我回天顺营子的消息也很快传遍这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时间不长,又有很多热心的乡亲来看我,使我感动不已。乡亲们进屋后有的坐在炕上,有的坐在屋地凳子上,还有倚着门框站立,大家有说有笑,无拘无束,互聊一些各自关心的话题,让我对现在的农村又有了更多了解。

 

     一、现在农村留守老人和妇女怎么种地?

 

     现在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在全国农村普遍存在,这已不再是新闻,天顺营子也不例外。那么农村留守老人和妇女又是怎样支撑着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哪?这个问题我在城里有些不解,到农村后才基本弄明白。

 

     当年我在农村插队时,青壮年是农业生产的主要劳力。天顺营子是个生产队,全队有1500多亩土地,我们和农民一起,春天种麦子、种谷子、种莜麦等等。那会种地没有农业机械,农活基本靠牲畜和人力,春种、夏耪到秋收样样农活主力都是青壮年农民。农村的老人和妇女当时在生产队多安排的是一些较轻农活。今非昔比,现在农村,农业生产基本实现机械化。农业机械化后,大量青壮年劳力解放出来,可以不从事农业了。现在乡下那些农活,有老人和妇女,虽然干着很辛苦,但基本还都能料理。农村和城市相比,环境艰苦,文化生活匮乏,干农活付出大、经济收益低也是青壮年不愿在家务农,选择到城镇打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我这样说并不是农村的天地有老人和妇女支撑就一片大好,没有问题了,绝对不是。现在农村有老人和妇女支撑着只是缓解,或者说是掩盖着农村更深层的问题。60岁的老农民姜申就说到;“我都犯愁农村将来谁来种地,现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盼着,城里哪位大老板来把我们的地都包去,每年固定给我们一些租金,我们还可以再为老板打打工。”我问:“你们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地流转给种田大户哪?”姜申说:“现在种地不怎么挣钱,营子里没人乐意花钱多租地种,营子里现在也没有什么种田大户。”我无语。我想,农民手里的农产品不是不值钱,如:胡萝卜在城里菜市每斤要将近2元钱,农民手里的胡萝卜每斤却只1角多钱,中间利润相差着十几倍,这些利润都流到了中间商兜里。经商的人有积极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从哪来那?如果,城(社区)乡互动,农产品能直接进城镇社区,农民可能富裕起来要快些,社区市民也得实惠。

 

     二、农村采取什么方式扶贫为好

 

     国家改革开放。农村推行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形式的农村改革,人民公社解体。政府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农民也八仙过海,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各显其能。农村同城市一样,出现了穷的穷、富的富的人,贫富差距逐渐拉大。现在农村各家经济状况可分三种。一是富裕家庭,有好房、好车、好多存款,有稳定的经济收入。二是不穷不富的中间家庭,有房、有车或无车、有一些存款,靠种养殖、做小生意、跑运输和出外打工为经济来源。三是贫困户,破房子陋屋、有吃的没花的、贫困是因病、因残、居住生活环境恶劣等多种原因造成,家庭经济收入无保障。农村这三种家庭,两头占少数,中间是大多数。农村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呈利益化,都讲钱,互帮互助的精神少了。专业生产合作社情况也基本如此。农村贫困户的脱贫指望只有靠政府。国家2011年制定了农村贫困线为人年均收入2300元,这个标准以下的贫困户占全国农村人口13,4%,我现在没有官方统计的准确数字,从电脑查阅,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大约有一亿人左右。

 

     天顺营子今年就有特困户的危房改造项目,还有部分相对贫困户,也得到了做外墙保温和更换门及装塑钢门窗的经济支持。农村有些农民确实家庭很困难,房子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土墙,外观看着很破,屋里的家具也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用老乡的玩笑话说;“那些东西就是扔到大道上也没人捡。”可以说,谁看了心里都不好受。

 

     我在想,国家改革开放30多年了,各级政府也在不断加大扶贫开发和社会救助力度。把贫困农民脱贫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高度重视,积极推进。我觉得给钱式扶贫不是一个根本办法,俗话说;“救急救不了穷。”农村扶贫开发由政府包揽和运作也不是好方法。我把政府在农村的扶贫工作有一比,就像中国的足球,人力、财力的投入逐年加大,几十年了,足球整体水平和效果并不见有多少提高。这和我们农村的扶贫工作是否有点相似。各级政府应该尝试,走扶贫工作交给市场的路,让公司去运作。这样国家可能花一半钱就能收到比过去扶贫翻倍的效果。农村扶贫重在“造血”,重在收效,不求热热闹闹,但要扎扎实实。

 

     试想,如果我们在农村《以村为单位》试验搞一些,“脱贫农业园”。因地制宜发展种植、养殖、农产品深加工等等。先把有劳动能力、愿意积极劳动脱贫致富的贫困农民招进园,由农业科技人员传授他们技术,负责他们生产出农产品的销售,让他们创造价值,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农业园负责市场风险。贫困户经过一至二年的农业科技培训,自己有了技能就可以自立,就可以在脱贫农业园中毕业,农业园可以再招收新贫困户。如此循环培训,我相信农村的贫困户会越来越少。这个事交由公司来管理、来做。政府负责检查、监督。政府只需给予一些适度扶贫资金便可。这是我在农村经观察想到的,不知是否能经得住实践的检验。当然,扶贫的好方法有很多都可尝试。但关键是抓扶贫这项工作的人,必须要有全心全意为农村贫困户服务的心。

 

     总之,农村基层存在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例如,农村养老问题?农村乡(镇)村现行行政管理体制,是否适应新农村建设发展需要问题?农民土地流转是否只有现在的几种渠道?等等都是需要探索、解决的问题。新农村建设需要有深化改革试验田,有些带有突破性的好道道应该允许先行先试,农村出现的问题只有在农村深化改革中得到解决,农村只有不断深化改革才能走向更加辉煌。

 

 

上一条:重回第二故乡小住实际体验农民生活系列(一)
下一条:重回第二故乡小住实际体验农民生活系列(三)李继明

 打印本页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柴春泽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