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田皋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青”情结影响未来中国 秦晓鹰
 
知青历史  加入时间:2014/12/12 21:16:04     点击:1098
  • “知青”情结影响未来中国  秦晓鹰
  •  
        这篇文章的题目,看上去有些大,却并非故弄玄虚。想到
 
它,缘于不久前观众对电视剧《知青》的热议与争论。正是这
 
部45集的“长篇”,让许多已经步入老年的人们重又返回了记
 
忆的原野,也让“知青”这个打着特殊年代印记的名词再次出
 
现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难怪,在新近出版的不少报刊杂志
 
中,会有人专门注意到在现今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有多少人
 
曾经跻身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潮流中”。
 
    马克思曾经说过,一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就是一个社会管
 
理者的意识形态。依照此理推论,如果在中国执政党的最高决
 
策层(即领导集体)存在这样一批有过类似上山下乡经历的领
 
导人,就不难想见,无论岁月如何变幻,在人的世界观形成阶
 
段留下的“知青”情结,必然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他们的思维模
 
式和行为模式,也就会或隐或显地影响到一系列的政策走向,
 
甚至未来中国的社会发展。由此,人们突然发现,“知青”这
 
个看似久远的社会学、历史名词以及它所涵盖的那些人、那些
 
事、那些情感和那些精神,不但依然存在于今天的中国,而且
 
还会影响到中国的未来,这当然也包括对未来政治可能产生的
 
影响。
 
    那么具体地说,又会是哪些“知青”情结能在中国未来
 
发展进程中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呢?又有哪些“知青”生活的
 
精神烙印,会在一些社会管理者做决策的过程中成为强有力的
 
心理暗示呢?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诸点甚为重要,值得提
 
及。
 
   首先是“知青”情结中始终存在一种对基层百姓和底层疾
 
苦的关注,换句话就是人们常说且难能可贵的“接地气”。众
 
所周知,上世纪60年代末的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无论决策
 
者的目的如何,在客观上形成了1600多万(一说为2000万)城
 
市学生被“压缩”到了中国社会的最基层。让这些年轻的“城
 
市娃”、“学生仔”看到了一个最真实的中国:严重的贫困、
 
极度的落后,以及生活在这种物质与精神状况中的亿万父老乡
 
亲。黑土地黄土地红土地上存在的一切悲情与悲剧,对千百万
 
城市青年是一种锥刺般的震撼。这种震撼是终生难忘的,因为
 
这也是知识青年与老百姓之间的命运共振,一种同样忍受着物
 
质匮乏与精神饥渴的共振。与此同时,无论这些知识青年有什
 
么样的家庭背景,他们当年都置身于社会边缘,茫然不知前
 
路。此时中国老百姓的怜恤、宽厚、朴实与善良就成了他们唯
 
一可以仰赖与寄托的精神家园。对这份弥足珍贵的感情,所有
 
知青都会没齿不忘。这种“接”上“地气”的感觉与感恩,如
 
果没有亲历亲为,没有人生的遭际和命运的起伏跌宕,恐怕任
 
谁都不会产生,也不会理解。“知青”情结中的另一个重要内
 
容,是承认现实、尊重实践的素养;是不受种种虚幻、空洞、
 
华丽辞藻和假革命的诓骗,能独立地思考问题,寻找矛盾的真
 
实症结的思维特点。狂热的“文化大革命”曾经给全社会披上
 
了一层极为虚狂的红色油彩,不少单纯的城市学生青年也毫无
 
例外地受到了这种熏染,有的还曾经是这种红色油彩的狂热追
 
捧者。可是,“广阔天地”中的严峻现实和谋求生存的本能,
 
则使绝大多数知识青年或迟或早看清了真伪,区分出黑白,辨
 
别了忠奸,也萌生了最初的反思。他们也正是在逐步清洗着极
 
左的油污的同时,在内心深处栽下了独立思考的根苗,学会了
 
用自己的头脑和眼睛来评判世界。生活教育了他们,也使他们
 
最终明白,实事求是永远是解放社会生产力的不二法门,也是
 
摆脱种种羁绊的伟大的精神母床。
 
   在可能对中国未来产生影响的“知青”情结中,还有一点
 
不能忽视,甚至至关重要的,那就是他们在人生夹缝里自谋出
 
路的奋争中,学会了“非正规出牌”的逾矩本领,增长了生存
 
的智慧和敢冒风险闯荡人生的胆魄与勇气。我亲眼见过一位当
 
年靠收捡破旧乐器,如今成为国际小提琴制作大师的老知青;
 
也接触过一位当年在县城浴池(俗称“澡堂子”)给人搓背修
 
脚,如今成为名震四方的大律师的老知青……中规中矩的“出
 
牌”,对当时许多家庭出身于所谓“黑五类”、 “黑帮”、
 
“走资派”的青年来说,意味着饥饿凌辱甚至死亡,只有另辟
 
蹊径才是活路。而农民兄弟在各种政治高压下依旧竭力保存一
 
点点个人生存空间(属所谓“资本主义尾巴”的小本经商小副
 
业等)的机巧,也使知青学到了不少生存的智慧。千万不要小
 
觑这种“本本”上学不到的“非正规出牌”,这种常规之外的
 
技能。它们小则可视作生存本领,大则可称为制胜的奇兵。不
 
要忘了,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和敌后游击战方针,邓小
 
平的经济特区思想和“一国两制”设想,都曾是不逾矩的大
 
忌,但却成为改写历史的战略杰作。谁又能说,中国在未来世
 
界大格局中的折冲樽俎,不需要这种务实的智慧和大气的胆魄
 
呢?“非正规出牌”的逾矩本领,从本质上说,就是创造的冲
 
动与创新的本领,更是绝处逢生的血脉贲张。要解决未来中国
 
的问题,要在改革的关键时刻杀出一条血路,要跳出“中等收
 
入陷阱”,要打破国际经贸外交军事上的围追堵截,没有这等
 
本领,岂能奏效?中规中矩的治世之道,在特殊时期,就是不
 
作为、没出息的代名词。
 
    乱世也出英雄。在“文革”十年动乱中初见世面栉风沐
 
雨的中国知识青年,早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就曾痛定思痛、革除
 
旧物、勇立潮头。今天他们中的多数虽已趋老矣,但“知青”
 
情结依然存在,可谓心火不灭。如今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依然活
 
跃于中国的政坛,这团不灭的心火会给处于大变局的中国带来
 
什么?人们期待着,世界也在观察着。

 

上一条:知青年代回家过年之路 李继明
下一条:知青的青春属于历史 无法复制而且也不可能复制

 打印本页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柴春泽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